西塘旅游旅游攻略、景点攻略

目的地 >> 浙江 >> 嘉兴市 >> 嘉善 >> 西塘旅游 >> 西塘旅游攻略
南浔湖州二日自驾游
发布日期:2006-9-30 11:33:42
 

想去南浔是因为年前拜读了许继锋先生编辑的《风雅钱塘》,其中一章收罗了浙江三处最具特色的水乡名镇——西塘、南浔及乌镇。其中花了浓重的笔墨描写了富庶但低调、儒雅且时尚的南浔,留给我非常深刻的印象及丰富的联想。枕河人家在有着密集水网枝蔓汊流的江南,不经意间总能瞥见她淡定的身姿与朦胧的眉眼。但是南浔却有着引人遐想与众不同的特质——完美的中西合璧式建筑及极富积淀的人文历史,整个活脱脱就是一部中国近代史的浓缩版。

其实6月在于江南绝对不是一个外出游玩的好日子,天气就象养在深闺的女子,随着岁数增大有些恨嫁。一会儿阴一会儿晴还会发发小脾气使使小性子,具体表现为时不时对镜淌几滴自怨自艾的眼泪,有时不免怨天尤人地嚎啕大哭,这种天气有个俗称“黄梅天”。这时连天都表现得这么抑郁,那么人也只能跟着闷闷地。行走在路上,明明头顶没有毒太阳,但还是时时觉得浑身陷在粘稠的汗液里,有股怎么也洗不干净的感觉。

这次去南浔与湖州选择了自驾游,因为“拉小白马”的是位人称湖州通的“地头蛇”(他老人家拨冗愿当免费导游当然求之不得)。当我捧着摘抄确认此行的目的景点时,他凉凉地泼了碗冷水——现在南浔景点都是大红鹰旗下的一家上海公司经营管理,早就实行了联票制度,选择题是在圈定的范围内做,到了各处景点用打洞机留个印记就算到此一游。我有些失望,这不是与同里周庄朱家角差不多吗?心中只能暗暗希冀但愿景色不是随大流,游人更不能是一窝蜂。

一路无话各怀心事,虽然南浔离上海只有两个多小时路程,但由于318国道部分路段正在大修,只开两车道一来一往车速明显慢了下来。还有扬尘和坑洼实在不是理想的自驾路途,就在我百无聊赖左顾右盼时,车道中间竟有一丛丛的桅子花正在怒放。就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中,风沙尘土烈日都不能折损她的一丝高洁与素雅,反而映衬出她的顽强与坚持。趁着停车等绿灯的间隙,我偷偷打开车窗,闷热的空气中隐隐传来淡淡清香,真正暗香浮人。

还好有花香相伴过了几个收费站后,南浔近在眼前。转出国道时看到路边有一块硕大的房产广告其中“开花时节又逢君”吸引了我的目光。直至离开南浔心中仍玩味不已,这种文绉绉又微微含着缕缕暧昧情调的字眼很衬我所看到的一切,于是略略改变文字顺序就借来做了题目。

南浔真得很有意思,明明是个传统温婉的大家闺秀,站着就是文静秀丽一枝马蹄莲,坐着好比和风细雨中一株幽兰。但不成想精致淡雅的外衣下却是走在时尚前沿的进口蕾丝花边内衣。久负盛名的小莲庄,是南浔首富刘镛的避暑山庄(此刘镛非彼刘罗锅刘墉更不是台湾散文杂家刘墉)。据导游说前后花费三十年造就,当然刘首富最终没能等到竣工的那一天。试想当时在一个大型的建筑工地上渡假,一举一动都暴露于众工友的监视窥探之下,估计刘首富也不会有如此雅兴常来常往吧?此时我惬意地坐在莲池边的石椅上迎着微风,轻轻地笑着心中想起一句老话“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如果说江南花园里惯有的亭台楼榭假山吸引不了你的目光,那一汪池水半边荷花则可以被赞一声美不胜收了吧?!池边更有紫藤添了些许热闹,正应了一句“万紫千红”。可惜可惜时节不对,未能见到半朵荷花一串紫藤,但是光凭想象也已无限向往。没有这些并不影响“荷花节”的召开,船蓬扎上艳俗的塑料荷花远远望去倒也颇具几分徐娘风韵。

首富就是首富,无论是避暑胜地小莲庄还是老屋正宅求恕里,都造得有声有色美仑美奂。连儿子的梯号孙子的藏书楼都是建筑中的极品人文荟萃的精华,木雕砖雕石雕更是精彩非凡栩栩如生。不过相较之下我更喜欢二富的品位——张静江及张石铭的故居。小莲庄雅是雅趣是趣,但国画中最受重视也最具桃战的却是漏白的处理,前者就错位有序,动静兼宜。而后者园内半圆亭扇形亭及常规亭占据每个空间,非要将无限的想象都规整到有限的视野中去。用个最简单的比喻,感觉就象一只全黑的乌鸦飞在茫茫夜色之中没有透出一丝亮点,或者是长时间凝视开满各色鲜花的草地视觉是丰富了但也极易产生审美疲劳。

张静江先生是扶持中山先生革命的元老,出钱不落后出力不留余。所以地位极高很受国民党人的推崇,他的续弦与蒋介石的前妻陈洁如是姐妹淘,正是两人的媒人而先生则提的亲保的媒。另一位张石铭先生则是著名的金石收藏鉴赏家,西泠印社发起人之一。两人是堂兄弟,故居一名尊德堂一名懿德堂。懿德堂是张石铭先生敬重孀居的母亲含辛茹苦拉拔孩子长大,还要撑起一大片天空接管大家庭里里外外所有事物。正厅后面的楼上母亲大人居住的房间镶嵌着进口的紫色玻璃雕花窗,最让我羡慕的是据说不用擦也常保洁亮。

写到这里终于可以引出前文所说的时尚内在来,南浔出的虽是土财主,但与别处不同是由于从事辑里丝的出口,与上海权贵洋办接触颇多,近代更是接受许多开放的思想与进步的理念,有些大家族的孩子还留洋喝过洋墨水,因此在这些大宅深处竟还藏着壁炉水晶吊灯及弹簧地板的舞厅。在这里,高高的马头墙不光防火防盗更防邻里好奇探视的目光,同时也圈住自家独树一帜的风光。隐身舞厅欧式小圆阳台下或罗马柱前鱼形水法边,阳光透过高大端庄的白玉兰留下斑驳流动的光影,突然有种不知身在何处时光回转的错觉。宛如自己也已换上摇曳长裙正焦急地等待着心上人,这一夜无需入眠。

南浔既有四象八牛七十二墩狗的富人排行榜,那争胜斗富的故事绝计少不了。一样是洒钱百间楼仅仅成就了建筑上的奇观,但叔奖学金却由于资助了许多品学兼优的学生而倍受尊重。

离开南浔时访问过的各种故居洋楼一一闪现眼前,从书本上读过有关南浔的各位风流人物形象此时更显丰满。白玉兰似有若无的幽香袭来,顿觉是一个个神交已久的老友,这次终于见了面。所以十分满意这次拜访,真正体会到了花开时节又逢君。

当天傍晚前往湖州,第二天由“地头蛇”介绍参观号称“庙中庙,桥中桥,塔中塔”三大奇观。庙中庙是指城隍庙中还有庙,信步一圈还是在四周古玩摊流连的时间较多,人来人往沾带着浓浓的文化气息很象旧时上海的文庙。回来路过湖州标志——骆驼桥,关心的倒是湖畔的房价是否也象上海一样高。最后到了飞英塔,为保护藏有舍利的石塔,在石塔外围又造了座更宏伟的木塔感觉就象练了金钟罩铁布衫。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木头反而能保护石头,但如果门票变成一百元,绝对保护更得力(上塔的人会急剧减少)。不是什么旅游旺季,整个塔上游走的只有我一个而已,闻着木头及油漆特有的味道,小心步上台阶,清风从四面拂来,心静静地能聆听到风铃轻扣的声响,透过门洞飞鸟轻快的身影轻鸿一瞥。湖州的风景点不如南浔出名繁多,但周生记的馄饨与丁莲芳的千张包足以弥补这方面的不足。有个朋友闹过千张包的笑话,一桌人都在吃类似上海的百叶包汤,她吃完后留了一口汤,称要就着吃余下来的千张包,明显地她把千张包当成了小笼包,其实早就被吃掉的百叶包塞肉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千张包。

一笑谢幕,下回且听分解《湖光山色梅正红——宁波余姚采梅二日自驾游》。


 

以上费用如下

上海A9徐泾上朱枫20→卢墟30元→平望10
 

318国道湖州上→15元(记忆有些偏差,要再确认!)

南浔套票60元(小莲庄、嘉业藏书楼、张石铭故居、刘氏梯号、南浔史馆、求恕里、
 

百间楼、张静江故居、广惠宫),导游50
 

湖州飞英塔:10

湖州饭店:单人大床房(比较奢侈)280
 

丁莲芳千张包:4/

沈炯煜2006-6-19

关 闭